盘点高通反垄断历史

2020-03-09 20:22 来源:未知

中国调查高通垄断案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北京时间2月10日消息,高通周一宣布,已同意向中国发改委支付60.88亿元(约合9.75亿美元)罚款,了结为期14个月的反垄断调查。这一罚款数额,创造了中国反垄断调查的历史之最。高通在一份声明中称,公司还将降低在中国的专利使用费率。高通称,中国发改委已经下发了一项决定,认定高通违反了中国反垄断法。高通称,将不会挑战这一决定。那么,持续近15个月之久的高通反垄断调查关键难点在哪儿呢?  发改委态度强硬 高通服软  随着反垄断调查的深入,高通和发改委的谈判在上周出现了重大进展,前者可能需要支付在10亿美元左右的罚款,作为让后者放弃反垄断调查的条件。消息人士透露,除了罚款之外,高通可能还需要将面向中国的专利授权费降低三分之一,高通和发改委和解方案的细节也于周一公布。  据中新网报道,中国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10日确认了上述消息。2014年,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曾在30天左右的时间里,密集披露日本汽车零部件、浙江保险行业、水泥企业等多个反垄断案件,开出罚单累计金额达17.7亿元人民币。而此番对高通的这一单罚款,就已经超过2014年全年罚款之和,创出历史新高。  高通公司同时表示将执行一项整改计划,修改在中国的某些商业惯例,全面满足国家发改委的要求。该公司表示,将向当前3G、4G必要中国专利提供授权,并和其它专利的授权分开进行,在谈判过程中将提供专利清单。作为授权谈判的一部分,如果高通寻求从中国许可证持有方获得交叉授权,高通将会与许可证持有方进行真诚地谈判,提供合理对价。  对于面向在中国销售使用的品牌设备的3G、4G必要中国专利的授权,高通将对3G设备(包含多模3G/4G设备)收取5%、对不执行CDMA或WCDMA网络协议的4G设备(包含3模LTE-TDD设备)收取3.5%的专利费;每一种专利费的收费基础是设备销售净价的65%,不再按照设备全价收取专利费;  不得不提及的是,高通此次的服软是发改委严格执法的结果,而双方之间的博弈更是“惊心动魄”。  据了解,过去十五个月间,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和高通总裁DerekAberle所分别领衔的团队共进行了九轮“正面交锋”。其间,双方更是“暗战”不断,国务院反垄断专家的“违规背书”、中韩反垄断对话的“项庄舞剑”等事件都对案件走向产生了重要影响。  实际上,2013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对高通的突击检查,拉开了此次反垄断调查的序幕。  在随后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曾重点对高通公司以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的基础、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要求被许可人进行免费反许可、对过期专利继续收费、将专利许可与销售芯片进行捆绑、拒绝对芯片生产企业进行专利许可以及在专利许可和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等涉嫌违法行为进行了调查。  当年12月13日,已有大量证据在手的发改委正式对外披露了对高通公司反垄断调查的消息。不过,高通公司同日向媒体发出的声明否认了发改委的指控,该声明强调“我们相信我们的业务活动合法并有利于竞争”。  在上述“隔空”对话后,发改委反垄断局与高通公司开始正式接触。2014年5月,第二次“到访”发改委反垄断局的高通总裁抛出一份认定高通无罪的报告,并特意提醒执法人员,该报告的第二作者是国务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张昕竹。  “很明显,高通希望通过这份以官方专家组成员名义背书的报告,证明中方调查机构自相矛盾”,一位知情人员向中新社记者表示,内部人士的“反戈一击”让执法人员颇为愤怒,“就好比原告律师突然开始为被告说话,这明显不合规矩”。  发改委随后调查发现,为高通出具“未垄断”经济学证据的张昕竹收取了高通公司高额报酬。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也因此宣布将其解聘。  在化解来自内部的暗箭后,发改委反垄断局也开始出招,用“合纵连横”应对“反戈一击”。6月26日,中韩在北京举行了反垄断政策对话。在此次会议上,韩国各界专家就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规制、反垄断经济学分析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等主题,介绍了韩国的做法和经验,以及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国家发改委8月22日披露消息称,美国高通公司总裁DerekAberle日前第四次率团队到国家发改委,就反垄断调查处理方案和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许昆林局长交换了意见。高通公司表示,愿意就国家发改委7月11日公布的调查关注的问题作出改进,将进一步努力寻求最终解决方案。

分析人士称,高通上述态度,意味着国家发改委对其反垄断调查已接近尾声,等待该公司的极有可能是一份创纪录的反垄断罚单。

2013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证实,该机构已正式对高通公司涉嫌垄断展开立案调查。不过,高通公司在回应将配合并期待双方首次会面的同时,强调相信我们的业务活动合法并有利于竞争。随后高通总裁DerekAberle与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四度碰面,而形势似乎向着不利于高通的方向发展。

6月26日,中韩在北京举行了反垄断政策对话,许昆林出席会议并致辞。在此次会议上,来自高丽大学、韩国发展研究院和天主教大学的专家,分别就知识产权领域的反垄断规制、反垄断经济学分析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等主题,介绍了韩国的做法和经验以及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浦金网站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盘点高通反垄断历史